塑膠射出-塑膠射出成型,塑膠模具

塑膠射出

關於本公司模具開發及塑膠射出的最新消息,專業的塑膠射出工廠

最新消息 首頁 最新消息
 
徒步環游阿拉斯加
2019.1.22

文章来源:由「百度新聞」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"http://it.sohu.com/20110419/n280333814.shtml"

  8月19日,阿拉特納河谷“我劃著自己的小橡皮艇,渡過這條水深但流速緩慢的河,”斯庫爾卡說,“我一到對岸就在沙洲上生了一大堆火,取暖做飯。”阿拉特納河從北極之門國家公園蜿蜒向南流去。  安德魯·斯庫爾卡感到灰心喪氣,這對他來說是稀罕事兒。自2002年以來,他只靠雙腳完成了4萬多公里的行程,在29歲之年就已經躋身世界上走得最快、經驗最豐富的徒步探險家之列。但這一刻,他坐在阿卡斯加的小村莊斯萊納的郵局門口,撕開補給包裹——里面塞滿各種物品:跟滑雪杖交替使用的登山杖,精確分配份量的脫水意大利面,為了節省空間而壓碎的薯片,仔細稱過重量的巧克力豆;還有地圖,上面標著他幾個月之前收集整理的情報和攻略——努力想要振作起來。此時是5月,總長7530公里的阿拉斯加徒步環行計劃才進行了不到三分之一。還有幾個月的路程在等著他,絕不能在這時候就沒了信心。  問題出在半融化的雪上,一大團一大團掛著冰碴的爛雪塊撐不起滑雪者的體重。在阿拉斯加山脈,斯庫爾卡費盡力氣,卻深陷冰雪之中。他試著往山坡上走,以為海拔更高處的春雪會更冷,更硬實。不是這樣的。于是斯庫爾卡只有步行,每一步都踏進齊膝深的雪里。有一天他只走了不到19公里路,這可不是斯庫爾卡慣常的速度。2007年他在美國西部走了一大圈,行程11064公里,平均每天走53公里;再早兩年,他還順著所謂的“海洋大串聯”路線,從魁北克的大西洋海岸徒步12517公里,到達華盛頓的太平洋海岸。要完成這樣的壯舉,雖說強大的體能和意志力功不可沒,但斯庫爾卡能成為超級徒步圈子的傳奇人物,靠的還是事前的準備工作,是對途中每一公里、每一小時的精確管理。  可惜阿拉斯加不愿意被“管理”。  在離斯萊納不遠的地方,他用路邊的公用電話給馬薩諸塞州的家人打電話報平安。旅程中漫長的步行路段才剛剛開始,異于往常的壓力浮出了水面,突然,他哭了起來。  在一般人印象中,阿拉斯加的偏遠地區只屬于那些身披灰毛大氅的“山地人”——早期西部獵戶和探索者,興許再加上幾個拋棄文明投奔蠻荒、靠糖果零食過活的嬉皮。斯庫爾卡兩者都不是,哪怕連續承受了好幾個星期的孤獨、泥濘和折磨,他也是一副典型美國好小伙的樣子,舉止友善,胡子常刮得干干凈凈。斯庫爾卡身上帶著一種強烈的“前途遠大”的氣場,他說那氣質來自青少年時期的家教,父母給他灌輸的是絕對傳統的美國夢:受高等教育,在華爾街工作,過舒服日子。1999年他進入杜克大學的時候,也正是朝這個方向努力的。之后,他卻變卦了。  至于是什麼原因促成了他的改變,斯庫爾卡卻說不出個究竟。他談到當年對戶外運動日益強烈的熱愛——跟自己未來規劃中的辦公室生活比起來,戶外讓他感到自由暢快。這種感覺在他一口氣走完3506公里的阿巴拉契亞小徑后達到頂峰。“我的‘金領前途’就此終結了”。  吸引斯庫爾卡的不是一般的徒步活動。在阿帕拉契亞小徑,他很快發現了徒步圈子里輕量化急行軍的潮流。他說,背著只有標準負荷一半重的背包很舒服,而且“挑戰在于,你必須擁有更精確的準備和更高超的技能”。他喜歡采用嚴格的羽量級補給方案,后來這成了他獨樹一幟的風格。  斯庫爾卡說,從大西洋到太平洋的徒步旅行是他的“成年禮”。但為他在徒步圈里帶來超人聲譽的,卻是2007年的“西部大環線”穿越。在此以前,從未有人想過把兩條徒步長線(太平洋山脊小徑和大陸分水嶺小徑)連在一起走,它非常大膽,而斯庫爾卡每天53公里的腳程也快得驚人。問題在于,斯庫爾卡能不能以自己一貫的節奏把阿拉斯加給征服下來呢?一般來說沒有人這樣走,阿拉斯加經驗最豐富的荒野探險家羅曼·戴爾如是說。踩著建好的道路疾走大段距離是一回事,可要是只能憑地圖上的等高線、狩獵小路、錯綜散亂的石灘河道來指引前行的路線,就是一項全然不同的艱巨任務了。  “只有很少的人嘗試過,”戴爾說,“斯庫爾卡的目標定得很有志氣,是最高水準的挑戰。”  斯庫爾卡的計劃是每天完成38到40公里。為了更好地了解地形,他參加了2009年阿拉斯加“山地越野經典賽”的一支隊伍。這項比賽常被稱為探險競速的頭號賽事,而他所在的隊伍勝出了。他回到家,滿心以為2010年的穿越不成問題了。  戴爾卻沒這么肯定。斯庫爾卡是他所認識的速度最快的荒野徒步者,但他也覺得這個年輕人有點死板,“他似乎不懂得關注四周的情況,只顧全神貫注地前行,這在阿拉斯加有時行不通”。更重要的是,斯庫爾卡能夠享受這次體驗嗎?戴爾說,在偏遠嚴酷的北部荒原,要想熬過好幾個月的苦旅,必須有以苦為樂的能力。  在斯庫爾卡精確管理的旅行世界里,沒有太多空間留給情感,可極度孤獨的漫長時日改變了他。戴爾跟斯庫爾卡結伴走了一段路,共同經歷了一場五月的暴風雪,親眼目睹了這種改變。兩人穿過蘭格爾-圣伊萊亞斯國家公園的奇蒂斯通山口時,斯庫爾卡板著臉猛沖,神態近乎冷酷。“他可不算個好相處的同伴,”戴爾說,“其實沒必要這樣的。”  兩天后,他們抵達了小鎮麥卡錫。按原計劃,他們補給物資后稍作休息就該繼續上路。不料斯庫爾卡碰上一個老友,并被拉去參加一場即興的壘球比賽。他好幾年沒揮球棒了,這下子突然扔掉了冒險巨星的身份,變回普普通通的小伙子,喝著啤酒跟當地姑娘們打情罵俏起來。  “看得出他真正放松了,”戴爾說,“好像終于記起了人生的樂趣。”  幾個月后在布魯克斯山脈東部,斯庫爾卡本人察覺到了另一點變化。蚊蟲已煩擾了他整整兩天,接著下起了暴風雨,幾乎把帳篷連根拔起。他的食物快耗盡了,形單影只、環境惡劣,情緒上很脆弱。而經歷了這一切之后,促使他內心轉變的東西出現了:他突然發現不需要看地圖了。路線清清楚楚,是龐大的馴鹿群踩踏出來的,因為年深日久,看起來幾乎像一條大道。  斯庫爾卡開始思考,自己和這些行走的動物到底有沒有什麼根本的不同。他習慣用攝像機把自己的想法記錄下來,于是就錄了一段意識流獨白,說著馴鹿,天氣,人的渺小感——就跟周圍的所有事物一樣聽憑大自然的發落,亙古不變。眼淚再次流了下來。  “我沒弄明白為什麼要哭,”他對著攝像機說,“為什麼這些足跡讓我流淚……我跟這些家伙完全一樣。我只是這地球上的一個生靈。”  但他知道,這一回的眼淚跟他在斯萊納附近流的淚不一樣。旅程結束了。在和斯庫爾卡相處的時光里,我從來沒問過他到底追求的是什麼,但他已經用他的筆記,用他一公里又一公里、一小時又一小時的艱辛跋涉,用他每一公斤消耗的食物,向我表達了出來。我不知道他在遇見馴鹿蹤跡的一刻,那原始而感人的一幕,是否意味著他找到了某種更深刻的東西。但既然他走得這樣遠,一路又是這樣的艱難,我想他必然發現了一些新的東西。  “我感覺到自己的卑微,”他說。這小小的一點認識,對他而言,意義重如泰山。(責任編輯:羅園)

關鍵字標籤:阿拉斯加極光旅遊

專營塑膠射出、塑膠模具、導光板,模具開發
提供全面塑膠射出成型與塑膠模具製造的服務
並使用精密儀器進行零件製作驗證及製品監控量測
空壓機銑床加工封口膜塑膠袋Microwave PCB